輪狀病毒第一次被發現是Ruth Bishop在西元1973年在澳洲發現,在電子顯微鏡下的觀察發現呈現Rota(即輪狀之意). 輪狀病毒是最常導致嬰兒胃腸疾病的病毒,而且每年在第三世界國家造成約一百萬人的死亡. …
 
為了減少被輪狀病毒感染的機率,加強衛生觀念和營養有一定程度的防治,此外被感染的人產生腹瀉症狀時,可持續給予水份和電解質. 但最主要的還是要發展疫苗來防治輪狀病毒感染.目前在美國疫苗研究中,有一種方法叫做Jennerian approach,是把動物的輪狀病毒株當做人的弱毒的口服疫苗,不過還沒有成功例子.另外利用重組病毒載體或者重組細菌載體載入VP4或者VP7得到的重組蛋白質在老鼠體內有一定的保護力.
在發表於1997年,十一月,J Virol 1997 Nov;71(11):8707-17. 其題目是 Roravirus virus-like particles administered mucosally induce protective immunity.作者是 O
另外發表於1999年,六月,Virology;259(1):148-153. 其題目是Immune Responses and Protection Obtained by Oral Immunization with Rotavirus VP4 and VP7 DNA Vaccines Encapsulated in Microparticles.作者是 Herrmann JE等.首先他們把含VP4和VP7的DNA疫苗encapsulated在poly(lactide-co-glycolide) (PLG)microparticles, 然後經口服於BALB/c老鼠中,結果發現在老鼠體內有具輪狀病毒特異性血清抗體(serum antibody)和腸道免疫球蛋白A(IgA) . 這些經免疫過的老鼠再經致死輪狀病病毒感染,發現也能存活下來. Herrmann JE他們展示了利用含VP4和VP7的DNA疫苗encapsulated在poly(lactide-co-glycolide) (PLG)microparticles 後,經腸道免疫(mucosal immunity)也提供了安全,不會複製的疫苗.
而在1999年,三月,美國已經認證一種最新的輪狀病病毒疫苗
這個疫苗是由Albert Kapikian 在NIH 的group,在1974年即開始在輪狀病毒的研究. Kapikian表示Albert Kapikian即因長年研究輪狀病毒而在1998年和另外兩位科學家,Neal CM,等.首先他們把輪狀病毒VP2基因和VP6(2/6-VLPs)基因和G3 2/6/7-VLPs分別選殖於桿狀病毒表現載體(baculovirus expressing vector)中.表現的蛋白質會自己組合成類似病毒粒子的結構(VLP:virus-like particles),利用昆蟲細胞分別去產生我們要的VLPs. 這些VLPs經混合在一起和cholera toxin一起混合,然後經口服和鼻腔注射於老鼠中,結果發現在老鼠體內有血清抗體(serum antibody)和腸道免疫球蛋白A(IgA)和免疫球蛋白G(IgG). 這些經免疫過的老鼠再經致死輪狀病病毒感染,發現皆能存活下來,而且是不包含VP7和VP4的VLPs.O’Neal CM他們展示了利用桿狀病毒表現載體(baculovirus expressing vector)中.表現不同的VLPs混合在一起後,經腸道免疫(mucosal immunity)提供了安全,不會複製的疫苗. —利用動物的輪狀病病毒和人類的輪狀病病毒重組的活的弱毒的活毒疫苗(rhesus rotavirus-human rotavirus reassortants;an oral tetravalent rhesus reassortant vaccine).”輪狀病毒是造成嬰兒和小孩嚴重腹瀉的最主要病原—它分佈世界各地,包括美國. 在五歲之前,每個人都曾被感染.不管再怎麼乾淨,衛生,都還是會有輪狀病毒的存在.” 而這個利用動物的輪狀病病毒和人類的輪狀病病毒重組的活的弱毒的活毒疫苗(rhesus rotavirus-human rotavirus reassortants;an oral tetravalent rhesus reassortant vaccine)主要是用在小於兩歲的小孩以防止因輪狀病毒導致的嚴重腹瀉.—Ruth Bishop(發現輪狀病毒者),Roger Glass(曾是Kapikian的學生) 共同獲得 1998 Children’s Vaccine Initiative Pasteur Award. Kapikian從1974年研究輪狀病毒至今約有25年之久. 其研究精神實在令人感動.
輪狀病毒外表平滑,有內外兩個正二十面體. 輪狀病毒內核有50nm,由VP2(結構蛋白),VP1(轉錄脢/複製脢),VP3(guanylyltransferase)組成;被內膜的正二十面體約60nm包圍(內膜組成為VP6);再由外膜的正二十面體約70nm包圍(外膜組成為VP7醣蛋白和VP4). 輪狀病毒含有11個分子的雙股DNA,約18kbp.
根據VP6的不同可分為六種不同的血清型A-F;而根據VP7的不同可分為十四種不同的血清型G1-G14; 根據VP4的不同可分為八種不同的血清型P1-P8.
在輪狀病毒引起的病理和免疫反應方面,嬰兒受到輪狀病毒感染時雖然能引起短暫的中和性分泌型的IgA,血清型IgG且皆維持幾個月,但是卻不能在再次被感染時提供保護. 從輪狀病毒感染的例子中,到底分泌型的IgA,血清型IgG,和特異型T 淋巴細胞的保護機制扮演了何種角色?而中和性抗體到底是抗VP4多或者抗VP7多呢? 目前正在研究中
為了減少被輪狀病毒感染的機率,加強衛生觀念和營養有一定程度的防治,此外被感染的人產生腹瀉症狀時,可持續給予水份和電解質. 但最主要的還是要發展疫苗來防治輪狀病毒感染.目前在美國疫苗研究中,有一種方法叫做Jennerian approach,是把動物的輪狀病毒株當做人的弱毒的口服疫苗,不過還沒有成功例子.另外利用重組病毒載體或者重組細菌載體載入VP4或者VP7得到的重組蛋白質在老鼠體內有一定的保護力.
在發表於1997年,十一月,J Virol 1997 Nov;71(11):8707-17. 其題目是 Roravirus virus-like particles administered mucosally induce protective immunity.作者是 O’Neal CM,等.首先他們把輪狀病毒VP2基因和VP6(2/6-VLPs)基因和G3 2/6/7-VLPs分別選殖於桿狀病毒表現載體(baculovirus expressing vector)中.表現的蛋白質會自己組合成類似病毒粒子的結構(VLP:virus-like particles),利用昆蟲細胞分別去產生我們要的VLPs. 這些VLPs經混合在一起和cholera toxin一起混合,然後經口服和鼻腔注射於老鼠中,結果發現在老鼠體內有血清抗體(serum antibody)和腸道免疫球蛋白A(IgA)和免疫球蛋白G(IgG). 這些經免疫過的老鼠再經致死輪狀病病毒感染,發現皆能存活下來,而且是不包含VP7和VP4的VLPs.O’Neal CM他們展示了利用桿狀病毒表現載體(baculovirus expressing vector)中.表現不同的VLPs混合在一起後,經腸道免疫(mucosal immunity)提供了安全,不會複製的疫苗.
另外發表於1999年,六月,Virology;259(1):148-153. 其題目是Immune Responses and Protection Obtained by Oral Immunization with Rotavirus VP4 and VP7 DNA Vaccines Encapsulated in Microparticles.作者是 Herrmann JE等.首先他們把含VP4和VP7的DNA疫苗encapsulated在poly(lactide-co-glycolide) (PLG)microparticles, 然後經口服於BALB/c老鼠中,結果發現在老鼠體內有具輪狀病毒特異性血清抗體(serum antibody)和腸道免疫球蛋白A(IgA) . 這些經免疫過的老鼠再經致死輪狀病病毒感染,發現也能存活下來. Herrmann JE他們展示了利用含VP4和VP7的DNA疫苗encapsulated在poly(lactide-co-glycolide) (PLG)microparticles 後,經腸道免疫(mucosal immunity)也提供了安全,不會複製的疫苗.
而在1999年,三月,美國已經認證一種最新的輪狀病病毒疫苗—利用動物的輪狀病病毒和人類的輪狀病病毒重組的活的弱毒的活毒疫苗(rhesus rotavirus-human rotavirus reassortants;an oral tetravalent rhesus reassortant vaccine).
這個疫苗是由Albert Kapikian 在NIH 的group,在1974年即開始在輪狀病毒的研究. Kapikian表示”輪狀病毒是造成嬰兒和小孩嚴重腹瀉的最主要病原—它分佈世界各地,包括美國.在五歲之前,每個人都曾被感染.不管再怎麼乾淨,衛生,都還是會有輪狀病毒的存在.”而這個利用動物的輪狀病病毒和人類的輪狀病病毒重組的活的弱毒的活毒疫苗(rhesus rotavirus-human rotavirus reassortants;an oral tetravalent rhesus reassortant vaccine)主要是用在小於兩歲的小孩以防止因輪狀病毒導致的嚴重腹瀉.
 
Albert Kapikian即因長年研究輪狀病毒而在1998年和另外兩位科學家—Ruth Bishop(發現輪狀病毒者),Roger Glass(曾是Kapikian的學生) 共同獲得 1998 Children’s Vaccine Initiative Pasteur Award. Kapikian從1974年研究輪狀病毒至今約有25年之久. 其研究精神實在令人感動.

    全站熱搜

    ❤居里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